乌一子墨

小墨:

北方已是凛冽寒冬,要保暖

盯着屏幕上的这几个字发愣

仰望车窗外的天空

记忆却回到了数年前的那个冬天

蜿蜒的锡林河无垠的贝力克牧场

河水结冰草原盖上了雪做的棉被

你我还有姐姐在雪地里撒欢儿

那年那月那天那时的你我她

这里没人认识你

也没什么人认得我

写下这些文字

以祭奠我逝去的青春 

遥远的大理 

遥不可及的你

遥遥无期的再见







初见,你还是个少年,我也只有17岁,那些岁月有颜色、有味道。后来我穿上了白大褂,你一身橄榄绿,如今各自为安,十多年前我愿来日方长,现在我们不忆往过,偶然联络也不生涩,你喜当爹,我还是我,你成长为军官,我也脱下白衣转型为sales manager,也幸而不是匆匆一场。

人生建议:少和生命无关的人和事耗着。

不管经历了怎样困苦无奈,有多少负能量,早晨醒来生活还要继续,这个城市依然车水马龙,开心或者不开心,你在的我在的城市都没有工夫等,成长,就是一个不动声色的过程,一个人熬过一些苦,才能无所不能。躲开那些没有意义没有营养的人和事吧,体面真的需要自己给!

万物是有灵的,有它的神性,悟到了这一点,灵魂就并不孤单,有了归依,在这个充满欲望繁杂的世界并不可怕。

这世界是如此喧哗,让沉默的人显得有点傻。

你如此念旧,便不适合混迹江湖。收起对过去的怀念,才能更好。

善良和爱都是免费的,但不是廉价的 !我的善良,需要带点锋芒,而你的爱需要带些理智 ,带眼识人 ,毕竟不是所有人都配拥有它们。

不论生活给予什么,都坦然的接受,这是勇敢,这份勇敢来的有点酸楚

找到一个对的人,便是是给自己最好的奢侈品。​可惜千山万水,人潮涌动,哪里会有这样的好运眷顾于我呢?所以,每每撑不住的时候,常对对自己说我好累,但是坚决不能承认我不行。孤独患者,没人纵容你的矫情。

© 乌一子墨 | Powered by LOFTER